探寻古蜀文明——北大考古参与三星堆遗址发掘

编者按:被誉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三星堆遗址是中华文明“满天星斗”中最神秘的那颗星辰。时隔35年,三星堆遗址发掘工作再次启动,2021年3月20日,在成都举行的“考古中国”重大项目工作进展会通报,考古工作者在三星堆遗址新发现6座三星堆文化“祭祀坑”,现已出土许多重要文物。北大考古全程参与了此次对三星堆遗址的调查、勘探与发掘工作。北大派出强大的考古团队做好一线田野发掘,多位北大考古毕业生在整个发掘工作中发挥重要作用,考古专家全方位服务遗址发掘,田野考古、科技考古、文物保护和文化遗产不同专业方向的师生都作为学术和支援团队深度参与,稳步推进各项考古工作,共同探寻古蜀文明。

三星堆遗址位于四川省广汉市三星堆镇三星村,东距广汉市政府驻地雒城镇约7公里,南距省会成都市约40公里,北距德阳26公里。三星堆遗址是一个庞大的遗址群。遗址群平面呈南宽北窄的不规则梯形,东西长5~6公里,南边宽2~3公里,总面积约12平方公里,遗址主体亦即城址面积约3.5平方公里。

1929年,居住于三星堆遗址月亮湾台地的村民燕道诚无意间发现四百余件玉石器,是三星堆遗址有记载以来第一次出土古代遗物。1986年7月、8月,三星堆一号坑、二号坑相继面世。这些意外发现大大丰富了遗址的内涵、提升了遗址的重要性。K1、K2 内出土包括金器、铜器、玉器、石器、骨器和陶器在内的各类文物共计1720件,金器包括金杖、金面罩、金箔片,铜器包括尊、罍、瓿、盘等容器以及立人像、跪坐人像、人头像、面具、兽面、神坛、神树、太阳形器、爬龙柱形器、鸟、鸡、蛇、璧、瑗、环、戈以及挂饰等,玉石器包括璋、璧、瑗、环、琮、戈、凿、锥、斧、锛和刀等,骨器则以象牙雕饰件和象牙为主,陶器仅有尖底盏和器座,除此之外尚有大量烧骨渣和海贝等。多数器物均是国内首次见到,其数量之多、造型之奇异、制作之精良均属罕见。

2020年3月上旬,在对三星堆遗址的考古勘探过程中,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先后发现并确认了6座新的祭祀坑。为实施“考古中国”和“古蜀文明保护传承工程”两项国家重大文化工程,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北京大学等国内33家单位,于2020年10月启动对三星堆遗址祭祀区的新一轮主动性发掘。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为做好此项工作,深度参与制定发掘工作规划,派出强大队伍参与各阶段研究;北大考古多位毕业生发挥了重要作用,如雷雨、冉宏林校友分别担任考古领队和执行领队主持发掘工作,四川大学、上海大学等参与发掘单位工作团队也有北大考古毕业生参加。考古文博学院此次派出的考古工作组由曹大志长聘副教授担任北京大学三星堆考古队的领队,成员包括教师赵昊和博士后张吉、蔡宁等,以及参与记录、采样工作的本硕博学生何晓歌、马仁杰、钟静益、李瞳岳、张梦婷、朱文羽、刘惠昀、杜欣怡、田陈馨等,常驻广汉开展一线田野工作;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孙华教授、原院长雷兴山教授等担任学术顾问;吴小红教授团队承担此次三星堆遗址的系统性碳十四测年工作,以解决长期以来关于三星堆遗址年代问题的争议;学院田野考古、科技考古、文物保护和文化遗产不同专业方向的教师及各部门同志也作为学术和后方支援团队深度参与。

2021年3月20日,在成都举行的“考古中国”重大项目工作进展会通报,考古工作者在三星堆遗址新发现6座三星堆文化“祭祀坑”,现已出土许多重要文物。在此次联合考古项目中,北京大学团队主要负责8号祭祀坑的发掘工作。8号祭祀坑位于三星堆祭祀遗址最西南部,也是目前三星堆遗址中发现所有祭祀坑中面积最大的一座。8号坑的考古发掘工作启动于2020年12月,由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北京大学以及其他多家科研单位联合开展。

截至2021年3月20日已基本完成祭祀坑上部填土的清理,大部分区域已经揭露出祭祀坑填埋过程中形成的灰烬倾倒堆积层,并在部分位置开始暴露出更下方的器物层。祭祀坑的发掘工作目前正在持续进行之中,专家推测,将有更多新的发现陆续涌现。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最新在线看片